师生情缘。

我是一名高校的文学老师。 在新学期开学的星期一晚上,我的全校公选课如期开始, 其实我是最头疼第一周的周一上课因为学生都知道, 第一周是试听的老师没有点名册,好多学生想来就来, 不想来就不来。 当走到楼下时,我一抬头看到603漆黑一片, 不是吧中奖了,不会一个学生也没有吧。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走上六楼,推门进去,看来真的中奖了。 沮丧的我,无奈的把日光灯打开,把电脑和投影仪准备好。 等啊等,好漫长啊,从来没有感觉时间如此长过。 接近上课时,我终于等到了一个身影往里探头。 我说: 「上课吗,进来吧。 」 当时也没有在意,但是又等了五分钟, 看看实在没有人来我就开讲了。 我是个比较内向的人,讲课时有一个坏的习惯, 一般用散光看学生。 虽然是一个学生,但是还是按部就班的讲课, 因为我讲课更多的是一种享受和陶醉。 就这样,我面对一个学生滔滔不绝的说了一节课。 下课时,我才用眼角的馀光瞄了一眼我的唯一的学生。 哇塞,不是吧,是她,似曾相识,但是记不起叫什么了。 飘逸的长发,大大的眼睛,诱人的小嘴。 她正在一只手抚摸着自己头发,一只手玩弄着手机。 我便踱过去。 「你好,你什么系的啊」 「我,外语系的。 」她的樱桃小嘴一张,很清脆的回答。 「你怎么选了这门课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没来吗」 「我喜欢文学, 特别是诗词每次听这种课感觉特别充实。 据说好多同学说第一周不上课,而且我本来也没想来, 刚才就是被你喊进来了我也不好意思走了。 」她的眼睛笑起来特别甜,即使是做起鬼脸来。 「那不好意思啦,影响你休息了,哈哈。 」我很尴尬的挠了挠头。 「没关系了,按说就应该来上课的,不过挺值得, 您讲的挺好的那些没来的是他们自己的损失。 」 「是吗,谢谢赏光了。 」 接着就是一些不痛不痒的话。 在聊天过程中,我发觉她其实是个很活泼的女孩, 同时也用馀光按照男人的标准审视了一下她的身材。 不错啊,一米六五左右,胸不大不小,腰不太粗, 一件白色束腰的上衣表现表现了她的轻巧同时映衬的她的皮肤也很柔滑, 修长的细腿被牛仔裤包裹的恰到好处。 靠,魔鬼呢,我的下半身不自觉的挺起。 罪过,罪过!要不是媳妇出差一个月,我没有食人间烟火, 也不能有这种衣冠禽兽的想法。 我赶紧坐到课桌旁掩饰自己的尴尬。 正巧,铃声响起,我抓紧站起来走向讲台。 「老师,就我一个人,就别讲了,我们坐下聊聊天吧。 」 「啊,这样不好吧,学校里有检查的。 」我装作严肃的不敢回头,怕她看到我的帐篷, 走到讲桌后边才转过身来挡住我的尴尬。 「没关系的,第一周,有没有其他学生, 有检查的就说我们讨论问题吗」妖精看着瞪着大眼睛的她, 我不仅想起了这个词。 我磨蹭了半天,就答应了下来,坐到她的对面, 我们面对面的聊起了生活琐事。 其实聊什么不重要,,我有一搭无一搭的回着, 主要的精力在压制着心中的慾火但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越压制但随着鼻中传来的女人的幽香让我不争气的又站了起来。 都说红袖添香,有女相伴是一种艳福,但是这种被压制的艳福真的不是好受的。 我在煎熬中度过的一节课。 下课的铃声响起,我感觉到是一种解脱,妈的, 今天又要回去撸了。 我趁她在收拾东西的时候,抓紧转过身, 走向讲桌收拾自己的东西,并关好相关设备, 顺便平息一下自己的慾望。 当我弄完这些,一抬头看她还站在那儿, 提着包。 「走吧,等我呢」本来是开玩笑的。 但是她却说: 「是啊。 」我一犹豫,便和她一块走出了教室。 如果是以前,下了课肯定是乱糟糟的。 但是今天,好像不仅仅我的教室特殊,整个教学楼有点静。 我们便并排着,她在里,我在外沿着楼梯往下走。 「你住几号公寓啊。 」 「八号啊,」她回答道。 「哎,那我们顺路啊。 」她没有回答,只是蹑手蹑脚的做出不要出声的样子。 我说: 「怎么了」。 她指了指四楼的楼脚,便快步过去了。 我返回来顺着她的手指,藉着外边路灯一看, 一团白花花的东西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迷人的气息。 哇塞!现在学生太厉害了,因为虽然刚开学, 但是天气还比较冷教学楼里人也比较少,所以到这里一诉分别一个假期的相思之苦, 情到浓时竟然打起了野战。 我赶快也走了下去。 到了楼底时,看到她红扑扑的脸蛋,好想摸一把。 我们很尴尬的走着,经过校园的小花园时, 她才停下来我跟着走,没注意,一下子撞到她身上。 「啊!」她被我撞了一个趔趄。 「你没事吧,不好意思,我没有想到你会停下。 」我赶紧伸出手去扶她。 她的手好软好滑呢,我的心一动。 「没事,哈哈……」她顺势坐到花园里的座椅上, 「老师你刚才太搞笑了,哈哈……」她坐在哪里前仰后合的笑着, 胸前的双峰一颤一颤。 我也坐到她旁边,「你也真是的,那种事看见就看见了, 还指给我看。 」边说还边轻轻拍了她一下。 本来想拍她的肩膀,谁想到她在前仰后合的笑, 竟然鬼使神差的拍空指甲擦过了她的峰顶。 虽然隔着衣服,但是很是感觉到那团柔软。 我不好意思的搓着手,低着头好像做错了事的小孩。 突然,她扑向我,紧紧地抱住我, 轻启柔唇: 「老师, 我喜欢你。 」 轰的一声,我压抑了整个晚上的慾火, 终于冲破了阻碍。 我紧紧地抱住她,藉着透过树枝间的路灯,用嘴唇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划过她的秀发她的紧逼的眼睛,她的睫毛好长, 划过她的小巧的鼻子鼻尖有点凉凉的,最后滑到了她的樱桃。 软软的,嫩嫩的,湿湿的,我伸出了舌头,去寻找她的舌头。 她的舌头躲闪着,我追逐着。 突然,我的舌头被她用尖尖的牙咬了我一下。 我澎湃的慾望突然清醒,「不好意思。 」我想要推开她的手。 「不,老师,我真的喜欢你,自从我第一次见你, 就喜欢上你了。 可是你一直不认识我。 今年终于选修了你的课,给了我这个和你单独见面的机会。 」 「我以前教过你吗怪不得有点似曾相识呢刚才不好意思, 太冲动了。 」 「不,我喜欢,这是我做梦都会梦到的场景, 你不喜欢我吗」 「不我们刚刚认识,没法说喜欢不喜欢啊。 」 「你不喜欢我,那你偷看我干嘛以为我不知道, 还还像现在一样大起来,以为我看不见呢。 」边说边戳了一下我又顶着她的小弟弟。 我的小弟弟一酥,「自然反应吗见到美女没有反应, 我媳妇不该哭了吗」 「是吗那现在是不是他应该哭了呢」她的手隔着我的裤子磨蹭着哪里。 我尴尬的笑了笑,抓住她的手,「不要弄了, 那刚才为什么咬我啊」 她继续在我怀里蹭着 「惩罚你我喜欢你了这么久,现在你才知道, 所以我要惩罚你,」 我很无辜的享受着她的胸器的摩擦, 「我又不知道你喜欢我你也不告诉我,要惩罚也是要惩罚你才对啊。 」 「那你来啊,你来啊!」她咬着我的耳垂, 轻轻的在我耳边说道。 什么禽兽,什么伦理,都被她那轻轻的一声吹到了太平洋的东岸。 「好,那我就惩罚你。 」 我左手把她抓起,用嘴再去探路。 右手解开她上衣的束腰的腰带,顺势上走,轻启文胸, 握住了那个不大不小的小兔子轻柔起来左手抬起, 在她的小兔子头上划圈感觉到那小红豆越来越硬。 她的身体颤抖着,就像冷一样,紧紧地往我身上靠, 因为路边还有刚从校外吃夜宵的同学来往所以她竭力的忍着不敢发出声音, 只是她的手已经解开了我的腰带抓住了我的弟弟。 「哇,好大!唔……」我的嘴又堵住了她, 左手继续捏弄着红豆右手顺着细腻柔嫩的皮肤, 划过细腻的蛮腰平坦的小腹。 她的牛仔裤像捆在身上一样,我便解开她的裤子的扣子, 拉开拉链隔着细柔的内裤,走过峥嵘的穿透内裤的阴毛, 来到了她的桃花源门口。 那里早就潮水泛漤,打湿了一片。 我隔着内裤,更碰到她的桃花,她不仅浑身颤抖, 嘴里嘟囔着不知什么东西手也不由自主的套弄起来。 我按着她颤抖的节奏揉动着,她随着我的节奏, 缠着我的舌头转着圈套弄着我的弟弟。 我这个时候已经意乱情迷,掀起她的内裤,把食指顺着润滑的街道, 进入了山洞深处。 「噢,……」她轻轻随着我的抽动地呻吟着, 我急忙用嘴堵住她的嘴她摆着头要躲开我的阻碍, 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同时也在不断的弄我的弟弟。 「噢,不,不,(⊙o⊙)啊!,我要, 不……(⊙o⊙)啊!」 我感觉到手指头一热, 知道她内射了她一下子瘫在了我的怀里。 我把手指抽了出来,吮吸了一下自己的手指, 有点咸咸的。 左手继续揉捏着她的奶子, 趴在她的耳边说: 「怎么样, 我的惩罚如何啊」 「你真坏弄得我好痒啊。 」她轻轻的说的。 「是吗我的惩罚呢」我拿着我的弟弟,蹭了一下她的脸。 她低下头,先用舌头舔了舔我的龟头,然后顺着直到阴囊, 先舔了一遍便把左边那个睾丸含到嘴里,用紧紧地牙磨着, 同时两只手在上边弄着。 又把右边的含到嘴里咬着,然后又顺着来到龟头。 「噢……」我感觉到忍了一晚的子孙一涌而出, 喷了她一脸一头。 「啊,」她叫了一声,嗔怪道,「你真坏。 」 我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她从包里拿出纸巾帮我擦干净, 并把自己收拾干净。 我重新把她抱入怀中, 说: 「你怎么样, 累吗」 「不累你好坏。 哎呀,几点了。 」 「快十点了。 」我看了下手机。 「还好,公寓没关门了,要不我就回不去了。 」她顺势倒在我怀里。 我暧昧地说,「要不,去我家洗洗吧,我媳妇不在家, 要不然你身上有些味道你不怕你们宿舍的闻出来啊!」 「啊, 好吧。 」她红着脸,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 站起来,抱着我的腰就要走。 「我们离开远一点,不要让人看见。 」我小心翼翼地说。 「嗯,好吧。 」我藉着馀光一看她一下子煞白的脸色。 我们一前一后朝我家走去。 一路无话,也是幸运,没有遇到熟人。 我来到门口,开了门,打开灯,然后向后一探头, 给她使了个眼色她走进门。 我关好门,刚一转身,就见她又扑过来,抱着我哭起来。 「怎么了你怎么了」我被她弄得手足无措起来。 「我感觉你刚才又离我那么远,好害怕。 」她抽泣着说。 「没有,没有,我在这呢。 」我边拍边把她抱起,抱到沙发上,抚摸着她的头发。 我看着她的脸,那是一张十分清秀的面孔。 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里含着泪珠,长长的睫毛彷佛梨花带雨, 有点凸起的鼻梁樱桃一样的小嘴,细滑的皮肤, 我就这样看着她她一愣,便一头扎进我的怀里, 说道: 「我感觉刚才就好像做了一场梦是真的吗」 我抱着她的肩的手有力掐了她一下, 「啊好疼。 」她在我怀里扭动了一下。 「特别是刚才我们俩回来的时候,你在前边走, 我觉得你离我好远啊!」 「不好意思我们老师都住在一起, 所以我怕别人看到这就是做贼心虚吧。 」 「难道没有学生过来交作业或者问问题吗, 你心虚什么」 「有啊关键是你不是啊」 「谁说我不是啊那我问你, 你喜欢我吗」她问道。 我一愣,「我,我……」, 「我什么啊, 我不喜欢我还抱我,亲我,现在还顶着我。 」说着她又把手伸进我的裤子里。 这时,我的大脑又轰得一声,情慾战胜了伦理, 刚刚熄灭的怒火又重新燃起一把把她放到沙发上, 饿虎扑食般拥了上去用嘴含住她的樱桃小口便吸允起来, 她也配合的伸出了舌头与我追逐。 右手开始解开她的束腰的腰带和扣子,从肩膀上扯下胸罩的带子, 便滑向了她的双峰揉捏起来。 左手也没有闲着,解开她的裤子的纽扣,拉开拉链, 伸了进去。 她的右手也在这时拽下了我的西服,解开了我的上衣, 嘴巴逃离我的追捕来到了我的乳房舔舐着。 左手解开我的腰带,扣子,拉链,伸进了我的内裤。 我的嘴没了猎物,便寻到了她的耳垂吮吸着。 她扭动着,配合着我的揉捏,我扭动着配合着她的揉捏, 一会儿我们俩就用脚把身上的衣服只脱的剩下了内裤。 「哎呀,」我们俩在扭动过程中掉到了地毯上, 本来我在上边的现在变成了我在下边。 我说「没事吧,」 「有事,快,快救我。 」她把手拿出来,一把拽下我的内裤,把我的弟弟扶正, 便她内裤的一侧坐了进去。 只听「噗」的一声。 「啊,啊,……」我们俩同时大叫。 她在我身上跳起来,两只白兔欢快的跳跃着, 我想抓住她们但是她们跑的太快,我追逐着, 哈哈守株待兔,她们终于撞到了我的两只手做的树桩上。 我的弟弟的树桩感觉一阵挤压,她高潮了。 她酥软的伏在了我的身上。 我抱起她,重新把她放到沙发上,扯下了早已不起任何作用的内裤, 观察起她的桃花源来。 她的桃树很多,密密麻麻的。 穿过桃花阵,来到了桃花谷,因为刚来了桃花汛, 所以湿漉漉的好多桃树上也是桃花带雨,嫩嫩的红红的让人忍不住的去亲吻和抚摸, 当然得到的回应是哼哼的呻吟声。 我跋山涉水攀到了桃花谷的山顶,虽然不高, 但很突兀也就是有一个人的立锥之地,我在上面吐了口痰, 继续蹂躏着她的反映越来越强烈。 我下到谷底,桃花潭水深千尺,真的吗我伸出舌头, 本着科学家研究的精神亲身实践一下。 这时她好像缓过劲来,用力的摁着我的头, 嘴里喊着「不要不要!」 我被她勐力一嗯, 差点被蜜汁呛死抬起头说,「要,还是不要」 她白了我一眼, 用还穿着丝袜的脚夹了我的弟弟一下,说「你说呢」 我的天哪, 我崩溃了我彻底沦陷了,一把把她从沙发上抱起来, 她的双腿盘在我的腰间挺起了意犹未尽的钢枪, 直捣黄龙。 「啊,啊……,」她大声的叫着。 他的叫声换来的是我更勐烈的冲刺。 「哦,哦……,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尿了, 啊!」随着她声嘶力竭的一声呐喊我感觉腰眼一热, 立刻拔出单枪只见一条白缐,穿过上空,打到了墙上。 我把她放下,顺势也瘫软在了她的旁边。 我们俩互相抚摸着,她突然咬了我的奶子一下, 说: 「哎你不是喊我来洗澡吗怎么又」 「是啊, 我去给你放水去。 」我就那样站起来,走向浴室,打开水龙头。 因为是太阳能,所以放了一会儿水就热了。 我出来招了招手,说,「好了,过来吧。 」 「不嘛,你来抱我嘛,我走不动了。 」 「小妖精,」我便走到沙发边,一把抱起她。 她的脸又红了。 「你的脸怎么这么喜欢红啊,」 「人家害羞吗, 哪像你那么不要脸那个怎么射了还那么大」。 我憨憨的笑道,「你的魅力大呗!」 我把她抱进浴室, 犹豫的问了一句「你自己洗还是……」。 她没有说话,但是用她那黑黑的眼珠瞟了我一眼, 「哦我知道了,我出去了。 」 她娇嗔的说,「讨厌,想出去就出去, 不许偷看啊!」还顺便踩了我一脚便转身屁股一扭一扭的走向淋浴的下面。 我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淋浴的水从天而降,流在她的头上。 她的头发像瀑布一样垂在了后背上,水继续顺着她的皮肤流下了, 流过她的蛮腰翘臀,长腿,一直到脚跟。 她捋了捋她的长发,回过头来,「呆子,傻了, 把门关了不怕我感冒了。 」 「哎,」我机械的答应着,尽管我今晚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过这个躯体了, 但我依然被这出水芙蓉给震住了真的好美。 她伸出手指头勾了勾,我失魂落魄的过去。 「你怎么了」。 「你真的好美,我好喜欢」我还沈浸在震惊中。 「别呆了,再美也是你的了。 」 「我真的有福啊。 」 「别傻了,赶快洗吧。 」 这时水汽已经弥漫开来,我们开始互相揉搓起来。 肤如凝脂,领如蝤蛴,每次读这句诗都想批判当我抚摸遍她的全身时, 我真的感受到了。 而随着她摸遍我的全身我想起了陈老总的大雪压青松, 青松挺且直。 我抱着她说,「从后边吧。 」 她乖巧的转过身子,双手扶墙,我扶着她的腰, 用力一挺又回到了温暖的家园。 随着头顶的热水冲下,我一遍又一遍的耕耘着。 她的屁股好小好尖啊,好有弹性。 当我沈浸于她屁股时,随着她啊啊的叫声, 我们又一次沦陷了我拔出枪,和她一块冲洗干净, 给她拿了件浴巾抱着回到了客厅。 沙发周围还弥漫着战斗的气息。 「哎呀,都怪你,你看都十一点半了,公寓门都关了, 我回不去了。 」她突然大叫到。 「要不我送你回去,我说和你讨论问题时间耽搁久了。 」 「去你的,那不是此地无银吗」。 「要不你给我你们班主任电话,我给你请个假, 说你今晚不回去了。 」 「那你说你是谁啊,我和你没有关系。 」 「我说我是你男朋友啊,」 「去, 」她抬起腿来踢了我一脚。 「我先给老师打电话请个假,要不然明天死定了。 」 「给我请就行了。 」我把她抱在怀里,她顺势躺在我的大腿上, 白了我一眼并用手势做出不要说话的样子 「喂, 老师你好。 我们一个老乡病了,我需要在医院陪床,希望你准个假。 」 「……」 「不是,她十点多才病的, 我急忙送她到医院刚刚安排好,不要意思啊, 实在对不起。 」 「……」 「看样子挺严重的,医生说要留院观察一下。 」 「……」 「谢谢,我会小心的,那明天我拿证明和假条给你, 谢谢了。 」 「看样子,你很熟练啊,晚上经常夜不归宿啊。 」 「谁说的,我很乖的,只不过我们宿舍有一个经常这样, 见多了也就会了。 不过我的信誉在老师那里还可以,她就不行了, 每次请假老师都不信。 」 「那你今晚就不用回了」, 「怎么, 你希望我回呢还是回呢」 「我当然希望你……」 「你去死」她抓起沙发埝子来打我的头。 「不要谋杀亲夫啦,」我边喊边挠她,一用力把她的浴巾扯掉了, 她先是啊的一声左手捂胸,右手捂阴部,一迟疑, 便一伸右手趁着我愣着,扯下我的浴巾,还边说, 「这样才公平吗」便又盯着我傻傻的笑。 我也愣了,也笑起来,她的脸又变红了, 真的像苹果。 我贴过去,用嘴吻着她微微发烫的脸,说「那我们到床上好好的爱一次好吗」 她点了点头, 「射在里边吧是安全的。 」说着便抱住我的脖子。 我抱起她到了卧室,在柔软的床埝上,我再次吻遍了她的全身, 从湿漉漉的头发到娇小的小嘴,小白兔,肚脐眼, 平滑的小腹带有沐浴露味道的桃花林,长腿, 柔软的小脚优美的背和翘而有弹性的臀,以及有点像有皱纹的菊花, 腿窝我要真正的占有她。 再回到正面时她的脸更红了,特别是配上她白皙的身体, 特别好看。 她已经完全的沈浸在我的抚摸中,嘴里喃喃自语着。 我掰开她在紧紧揉搓的双腿,拉开她紧扣的双手, 已是淫水泛漤。 顺势一挺,直达草丛深处。 「快,痒,我要你,快……」 我使出了浑身解数, 不断的抽插着。 「哦,用力,就是这样。 」 「不,不要动哪里,这里,」 「好老师, 好老公好哥哥,这里哎,」 「对,就是这里, 哦……」 在我卖力的抽插中感觉到她的桃穴一紧, 我的腰也一麻我们这次共同沦陷了。 第二天,我们睡到中午十一点多才起床。 她去请她的假。 后边来上课的学生也多了,我的媳妇出差也回来了。 她依然上我的课,我依然讲我的课,只有在讲课时我们两目注视时才会知道自己的相思之情, 但是却再也没有越过雷池一步。

上一篇:上了隔壁系的第一名。 下一篇:操屄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