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严刑的试验
严刑的试验
望着虚脱的杨清越,竹叶青道︰“我有许多刑罚还没有试验过,今天,就用在你的身上。”杨清越道︰“你不必枉费心机了,我是不会屈服的。”竹叶青道︰“被剥成这个样子还这么坚强,我一定要好好地折磨折磨你,让你后悔当个女刑警。”“来人,把女刑警队长给我解下来。”两名歹徒上前,解开了吊起女刑警队长的绳索,把赤裸的杨清越从空中解了下来。她的双脚已经自由了,但是双手仍然被反绑在身后。竹叶青道︰“把她的手也给解开。”“这个?”竹叶青道︰“放心,解开她的手。杨队长,可别怪我不给你机会。”杨清越的双手也终于自由了。但是这并不给她带来任何反抗的机会,因为经过了长时间的捆绑和凌辱,女刑警队长几乎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只能静静地俯卧在地上。竹叶青俯下身来,用猥亵的手势抚摸着杨清越光滑柔嫩的玉背。女刑警队长只能轻微地呻吟着。“啊!畜生!”看到杨清越完全被制服,竹叶青很得意,他的手游走到了杨清越的臀部,猛然一拉。“啊!……”呻吟声响起。女刑警队长身上仅存的亵裤也被剥了下来,于是就形成了一丝不挂的状态。“哈哈哈!”竹叶青淫邪地笑着,将杨清越雪白的左臂抓住,把全裸的女刑警队长从地上拉起。杨清越惊慌地用双手掩在胸部和阴部,微弱地挣扎着,但是根本无法摆脱竹叶青。她被仰面朝天按在了地上,身体被竹叶青牢牢地压住,护在胸前的手被拉开。竹叶青疯狂地吻在了杨清越的胸肌上。“啊!啊!”杨清越呻吟着。玩弄了一番后,竹叶青道︰“光盘在哪里?你说不说?”压力减轻了,杨清越重新掩饰住身上的性感部位,喘着气,道︰“畜生!我不会告诉你的。”竹叶青道︰“很刚强。好得很!我不急着强奸你,我要先让你试试我的酷刑,让你失去尊严。来人,给我把浣肠器那来,我要让女刑警队长当众大便一次。”“你这畜生。”竹叶青道︰“杨清越,你好好享受一下吧。”灌肠器被拿来了,交到了竹叶青的手中。“怎么样?杨队长,你说不说?”“畜生!你别想得逞。啊!啊!”灌肠器刺入了杨清越的臀部,竹叶青双手一压,所有的液体都被挤入了女刑警队长的身体,随后又拔了出来。杨清越发出痛苦的呻吟声,感到腹部有一种肿胀的感觉,她的额头上渗出了大滴的汗珠,秀丽的脸部痛苦地扭曲着。“啊!啊!啊!”竹叶青道︰“不必忍了,便出来吧。”杨清越双手紧紧地抱住头,开始在地上翻滚,乳峰和阴部又裸露在了众歹徒的眼里。竹叶青一把将女刑警队长按住,用手捏着她的乳尖,刺激着她,道︰“快便出来吧。让大家看看女刑警队长大便的样子。”“啊!啊!放开你的手。”杨清越呻吟着,“快让我去厕所。啊!”竹叶青捏住女刑警队长胸尖的手更加用力,道︰“女刑警队长,你就便在这里,摄像机已经对着你了。回头就把女刑警队长大便的录像带寄到警察局中去,让你的手下看看。”“啊!啊!”竹叶青猛然一拳,重重地打在了杨清越的腹部。“啊!啊!啊!”雪白的臀部顿时迸出褐色的液体,随后就是软便。“来啊,把这里处理一下。”两个歹徒上来,将女刑警队长拉到一边,用水龙头冲洗着她的身体。另几个歹徒将地上的污秽物除干净。不一会儿,杨清越又重新被拉到竹叶青的面前。被冲洗干净的杨清越回复到了冰清玉洁的状态,经过一段时间的缓和,她的脸色又变得镇静刚毅。由于担心女刑警队长恢复力气,她的双手又被反剪到背后,捆绑起来。竹叶青道︰“大便的感觉不错吧?”“你这畜生。”竹叶青道︰“你的身体真美。”“畜生!快杀了我。”竹叶青道︰“还没有奸淫过你呢。等到你陪我乐乐之后,我才会来考虑你的死活问题。”“你想怎么样?”竹叶青道︰“我知道你不会从我的。我倒要看看你这个贞洁的女刑警队长能够忍受多大的折磨。”“畜生!”“我会用各种方法尝试,看看你的阴部到底会不会流出液体来。”说完,竹叶青把杨清越美丽的双脚抓住,拉了开来,随后用绳索绑住了她圆润纤细的脚踝。一丝不挂的女刑警队长被分开双腿,固定住了,处女的阴部一览无余。他拿起一根短棍,对准杨清越的阴部就狠狠地抽了下去。“啊!”竹叶青道︰“怎么样?现在招供还有机会。”“畜生!你休想。啊!”第二棍又抽打在了女刑警队长的阴部。女刑警队长全裸的身体象触电一样颤动着。第三棍抽下时,杨清越又一口咬住了自己的一缕秀发。只有通过这样才能忍受住,使意志不至于崩溃。就这样打了六棍,杨清越疼痛得昏死了过去。竹叶青又将目标转向了被歹徒们凌辱得死去活来的严慧雯,道︰“你说不说?”严慧雯冷冷道︰“我不会告诉你的。畜生!”竹叶青道︰“好!拿电棍来。你们几个去把高湛小姐剥光,可以随意地凌辱她,但是暂时不要强奸她。”几个人扑向了高湛。另一名歹徒拿来了电棍,竹叶青拿起电棍,触在了严慧雯裸露的胸尖上。“啊!啊!”严慧雯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说不说?”严慧雯紧紧地咬住牙关,不回答。电棍又触在了她裸露的胸上,并且不再移开。严慧雯剧烈地挣扎着,但是裸露的身体立刻被歹徒们按住。在电流的刺激下,严慧雯痛苦地呻吟着。在几乎丧失意识的呻吟声中,她的内裤也被歹徒们剥光了,捆绑双脚的绳索被解了开来,双腿被人分开,电棍又立刻指向了她的阴部。同时,在另一边,几个歹徒也奉命剥光了高湛的亵裤,用手开始揉搓着女刑警的阴部。“啊!啊!”高湛羞耻地呻吟着。一盆水倒在了杨清越全裸的身体上,杨清越慢慢转醒,看见了高湛和严慧文被人肆意凌辱的景象。“畜生,你们住手。”竹叶青一边袭击严慧雯,一边道︰“把女刑警队长狠狠地打一顿。”“啊!”看守在杨清越边上的一名歹徒又举起短棍,抽打杨清越的阴部。刑房里充满了女刑警的呻吟声。一间空荡的大屋子内。只放置着一张大床。女刑警队长杨清越就躺在床上。她在遭受了长时间的严刑拷打之后,就被带到了这里。而高湛和严慧雯则被带到了别处。杨清越知道这是为了要将她们分开来,隔离拷问。高湛和严慧雯一定已经遭受了可怕的折磨。因为虽然不在一间房间内,但杨清越可以清晰地听到外面传来的撕裂般的呻吟声。一般的性虐待,身为女刑警的高湛和严慧雯也许还可以勉强忍受得住,但是,呻吟的声音出人意料地凄惨,杨清越怀疑歹徒们已经使用了最后的绝招:强奸。杨清越并不惧怕被人拷打,甚至威胁她的生命。但她清楚地知道女人的弱点,更知道自己的美貌所带来的影响。她曾经被歹徒擒住过,每次被擒都会被剥光衣服,陷入极其危险的处境。这完全是因为歹徒垂涎于她的美色。不过幸运的她每次都能在最后关头化险为夷,保住自己的贞洁。(详见蹂躏女刑警之被捆绑的女刑警队长)然而这次呢?她清楚地记得自己在废弃工厂中计,被歹徒用卑鄙的手法擒住,被捆绑。在天台酒店的刑房里,被拷打,被剥光衣服,遭到竹叶青的凌辱。随后歹徒们又残忍地对她施以电刑和浣肠,使得她近乎于虚脱了。很显然,竹叶青很清楚地了解女刑警的弱点。只要在性上面作文章,杨清越没有任何把握能够坚持下去。被带到这间房间内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依靠这一个多小时的休息,杨清越已经完全恢复了在被折磨时耗尽的体力。只要有机会,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击败这些歹徒,逃出魔掌。但是问题是她未必有这样的机会。裸体的女刑警队长一丝不挂,仰卧在床上。她的手腕被捆绑着,压在秀美的身体之下。两条修长匀称的腿被分开,绳索绑住了纤细的脚踝,将白玉一般的秀美的双脚拉向床的两边。汗水湿了女刑警队长乌黑的秀发,披散着。嘴角还流淌着鲜血。贲起的胸肌随着呼吸有规律地起伏着。乳房、阴部,都处于最佳的裸露状态。如果歹徒要想强奸她,这个样子就够了,不需要作其他的准备。这时,门开了,竹叶青带着两名手下,走了进来。令人吃惊的是,竹叶青的下身只穿着内裤,这就十分容易理解高湛和严慧雯的呻吟声。“哈哈哈!杨队长,休息得怎么样?”“你这畜生,你想怎么样?”“这还用问么?你最好老老实实地说出来,光盘在哪里?否则……”“我不知道。”“哈哈哈哈!你就不用再隐瞒了。高小姐和严小姐的确不知道光盘放在哪里,只有你知道。她们两个都招供了。”“畜生!”竹叶青淫邪地笑道:“女刑警虽然刚强,但是被第三个人强奸之后,就再也忍受不住了。哈哈哈!”“你居然强奸她们!你这畜生。”“如果不说,就该轮到你了。”女刑警队长咬了咬牙:“无论你用什么办法,我都不会说的。”竹叶青道:“女人我玩得多了。但是今天可是第一次强奸女刑警。哈哈哈哈!一次就是三个,而且都是处女。”杨清越羞愤无比,道:“你这禽兽,不得好死。”竹叶青此时已经褪下了内裤,爬到床上,杨清越立刻奋力地反抗。但是武艺高强的女刑警队长由于被捆绑着,根本不是竹叶青的对手。竹叶青轻松地制服了她,将双手按在了女刑警队长尖挺的乳峰上。“啊!”女刑警队长呻吟着。竹叶青道:“武艺高强的女刑警队长也会被黑帮歹徒强奸。哈哈哈!杨队长,你很快就会尝到被人强奸的滋味了。我很喜欢把武艺高强的女刑警捆绑起来,然后强奸的感觉,喜欢你们的挣扎。这就是我让你休息那么多时候,恢复体力的原因。”说着,竹叶青的生殖器已插入了女刑警队长的阴部。“啊!”杨清越只觉得下身一阵剧烈的疼痛,她发出了羞耻的呻吟声,冰清玉洁的身体猛烈地挣扎着。“啊!畜生!住手!”竹叶青顶破了女刑警队长的处女膜,双手则捏住了她那红色的胸尖,整个身子压到了杨清越的裸体上,疯狂地吻着她的颈项。杨清越完全没有性欲,阴部干燥。竹叶青则完全不顾这些,猛烈地将生殖器在女刑警队长的阴道中抽插着。武艺高强的女刑警队长竟然被歹徒强奸。女刑警队长下身更为疼痛,发出了撕裂般的呻吟声。在猛烈的强奸下,她的抵抗越发剧烈。依靠坚强的意志,她始终不使自己产生性欲,因此男人的强奸也使得她感到下身的疼痛尤其剧烈。“啊!住手!啊!”“哈哈!强奸美丽的女刑警队长果然不同一般。”随着挣扎,一缕秀发荡到面前,她张口将这缕秀发紧紧地咬住。杨清越只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阴部和胸尖都传来了剧痛,身上溢出了晶莹的汗水,被奸淫的身体猛烈地摇晃着。然后她就感到了精液射入了她的体内。当竹叶青把生殖器拔出来时,女刑警队长晕了过去。当杨清越醒来时,她自己依然被捆绑在床上。但房间里已经站满了歹徒,一个个都兴奋不已。竹叶青淫邪地笑道:“杨队长,被强奸的滋味怎么样?”“你这畜生。”竹叶青道:“你还是招供吧,否则,这里有这么多男人,我只怕你应付不了。”“你……”“轮奸的滋味可不好受。”“畜生!无论你怎么折磨我,我都不会说的。”竹叶青看到杨清越丝毫不肯屈服,道:“动手!”女刑警队长第一次出现时,歹徒们就对她那秀美的姿色、完美的身材颇为动心。当她被捆绑起来,剥光衣衫时,每个人都产生了要得到她那秀美的裸体的欲望。所以一听到命令,男人们立刻扑了上去。两个人从左右两侧扑上,按住了女刑警队长的乳房,肆意地抚摸着晶莹剔透的胸肌,捏着红色的胸尖。两个人捏住了女刑警队长的双腿,另一只手反覆地从修长的大腿抚摸到纤美的脚。而另一人则爬到了床上,将生殖器插入了女刑警队长的阴部,开始强奸。全身上下都传来了难以忍受的刺痛,被歹徒们强奸使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羞耻,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几乎令女刑警队长崩溃。坚强的女刑警队长面对歹徒的蹂躏和奸淫,只能毫无作用地挣扎着。她那被牢牢捆绑的裸体在歹徒的魔掌之下晃动,格外性感。“啊!啊!啊!”杨清越羞耻地呻吟着。竹叶青冷笑道:“女刑警队长,你那高强的武艺呢?难道你连五个小角色都对付不了?”被捆绑的杨清越虽然武艺高强,却一点都施展不出来,如何能够抵当这些歹徒的兽行。一个人的奸淫结束之后,其余四个人中的一人就与他进行交换,随后就是新的强奸的开始。现在,杨清越丝毫不意外于高湛和严慧雯的招供,毫无性欲的状况下遭受猛烈的轮奸已经使她无法承受。杨清越不止一次地想要招供,但是都强行忍住了。因为身为刑警队长,被捆绑的身体可以被迫屈服于歹徒的强奸,但精神上却绝对不能再屈服。当五个人都完成了对裸体的女刑警队长的强奸之后,又有五个人替换了上去,继续强奸。杨清越一次次在疼痛中晕过去,又一次次地在剧痛中醒来。失去反抗能力的女刑警队长至少被三十多个歹徒轮番强奸。在竹叶青淫邪的笑声中,杨清越无法摆脱魔掌,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