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午餐上的A级乳房
午餐上的A级乳房
因为它是一个小餐馆,所以当他们到达的时候这里并不很忙。因为不是周末,所以大多数桌子是空的,很少顾客在这个时间到这里吃饭。一名胸部发达的金发的女服务员向他们问候道:“欢迎光临Eat-a-tit。”他们坐到了一个安静角落里的二人桌前。那里相当安静,是专门提供给像特贝萝和弗雷泽这样的夫妇的。

“你们想点什么菜,先生女士?”女服务员问了他们。

“今天我可以建议点特殊的吗?”她问。

特贝萝和弗雷泽点头表示同意。接着她说,“厨房今天有的新鲜的花样。建议是以艾菊的薄荷涂抹在乳房上做成烤乳头肉。”

“我们就要这个了。”特贝萝答复了。

“很好,先生。”女服务员说解开并且开始脱掉她宽松的衣服,展示出肥大而且曲线优美的乳房。

“这些合你的意吗?还是您希望另选一个?”她问他们。

弗雷泽看了看这个金发女郎的乳头。特贝萝用手用力挤压了它们几下,来检查它们的品质。

他用力拉她的乳头并且拧它们,在女郎哀诉说她的乳头很痛后他说:“它们相当好。我们就选你了。”她很高兴,自己跑向厨房给领班放下特贝萝夫妇的菜单。

不久她就回来了,把一个小的便携式的烤架放到特贝萝和弗雷泽所在的桌子上。在烤架下面很专业地点起了火。

“您们要什么酱汁?”,她一边用食用油擦她的乳房一边问他们。

“我要烤猪肉酱。”弗雷泽答道。

“我也一样”,特贝萝说。

女服务员趁着烤架正在加热,回到厨房去拿他们点的酱汁。

当女服务员离开时,弗雷泽开始在她背后吻特贝萝。当女服务员返回时,他们正在拥抱对方并且在疯狂吻对方。金发女郎把装满烤猪肉酱汁的小容器摆在了桌子上,并且等待了片刻直到他们狂热的吻被打断。

“对不起,你们喜欢什么样的乳头肉?半熟还是全熟?”。弗雷泽立即选了半熟的,而特贝萝则选了全熟的烤肉。

“好的。”女服务员脱掉了她的衣服的余下部分。她那时脱掉了奶罩所以从腰以上就是完全裸体的了,现在她把全部的衣服都脱掉了。

在同时,芯架已经加热起来并且正在发出嘶嘶的声音。女服务员把烤架移动到了自己的面前。她把手放在烤架的边上然后迟缓地吸了口气。然后向前倾斜了以便她的乳房能直接放到烤架上面。这个过程她一直很慢她能感到热从烤架上传到她的乳头。她看了看特贝萝和弗雷泽,他们回了她两个微笑表示赞许。她压低了胸部使它们紧贴在烤架上,以便她乳房低端的大部分能就均匀的接受烧烤。
热力传到乳房原来是极度痛苦的。女服务员从来没想到它是那么的难受。她已经千百次地看过她的同事为顾客用那种方法做她们的乳房。并且好像她们还都很享受它。她总是想象它将是很令人愉快的经验。但是眼前的事情好像和她想象的并不一致。她现在才知道到她的胸部迟缓地被烤熟是件极端痛苦的事情。但是最糟的是她正在烧烤她自己。她的上半身必须弯下,以致失去了下身的支持。她不得不控制她自己并且不使她的乳头粘到烤架上而让它们悬在距离火苗很紧的地方烘烤。当它们被烤时既不能让它们烧焦也不能让它们离开烤架。它在某种程度上不是一件容易的任务,但是她还是设法做到了。

特贝发现弗雷泽订的乳头已经被烤得差不多了。熔化了的脂肪从她的乳头滴下,穿过烤架滴进火里立刻发出嘶嘶声,并且冒出一股带着烤肉香味的白烟。从她乳头散发出来的充满诱人气味的烟让特贝萝和很饥饿的弗雷泽直流口水。
“好了,”弗雷泽告诉她这个乳头已经可以了。女服务员伸直了腰站了起来并且从烤架拉起了她的乳房。她把它们放到桌子上放置的菜墩上。她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切割刀,然后把自己的那个乳头切割下来放进弗雷泽的盘子里。当她要切割自己的胸时,她还是有点退缩,但是自从它烤到半熟的时候,她的疼痛感觉已经基本消失了。弗雷泽切断了乳房上的乳头然后开始她的美味的午餐。金发女服务员胸放回了烤架上并且把她剩下的一个乳房压在烤架上继续为特贝萝烹调它。

〈着弗雷泽开始享用她的食物仍然在等待中的特贝萝感到异常的饥饿。他向四周看看了,然后向对面的另一个女服务员点头致意了一下。她马上跑了过来。她有着巨大的鼓起的乳房,皮肤光滑,头发是深褐色的。

“先生。我能为你效劳吗?”她问道。

“我要一杯鲜奶。”特贝萝告诉她,他的眼睛紧紧地盯在她傲人的双峰上。
“当然,先生。”她答完以后就赶紧跑到吧台去了。弗雷泽抓起了特贝萝的手并且向他微笑。那个金发女服务员正在试图移动一下她自己的胸部,让她剩下的乳房摆在烤架的中央。这样才能让它熟的快些。热力和疼痛使她大汗淋漓也使她的脸充满疼痛和疲劳,但是她还是十分专注地把乳房在烤架上缓慢地移动,坚持着让她自己不把乳房从火苗上挪开。

一副空的玻璃杯已经被褐色头发的女服务员拿了过来。她把它放在了特贝萝的面前。接着她站到特贝萝的旁边并且问他他是否想要自助式的。他点头了。然后女人用力拉开了她的衬衫并且解开钮扣。她的巨大的乳头一下子跳了出来。完全暴露在外面。她的乳房巨大,乳头也是异常的和黑暗的乳晕涨鼓鼓的,让人一看就知道里面充满了鲜美的人乳。

特贝萝抓住了她的一个乳头并且把它塞进放在下面的玻璃杯里。他然后用力挤压乳头,香甜的像白牛奶一样的浓稠液体喷了出来,流进他的玻璃杯里。她乳房里的奶好像无穷无尽。他继续压榨使乳头流出奶。从她的大乳头喷出的奶很多,很快就充满了他的玻璃杯。当玻璃满了以后,特贝萝停止了挤压乳头并且把充满新鲜人奶的玻璃杯拿了起来。奶的味道很可口,并且还留有体温。褐色头发的女服务员留了下来,站在在那里以防特贝萝想再来一杯。

同时特贝萝的乳头肉也已经烤好了。金发的女服务员从热烤架上把烤熟的乳房拉起来并且把它放在刚才那块菜板上。她然后再次拿起了那把切肉刀,开始把她的胸迟缓地切下来。这次根本没有疼痛,因为她的乳房已经被完全地烤熟了所有地神经线也都完全的失去了功效。锋利的刀子缓慢地切过了金黄色的像黄油一样酥软的胸部。她把乳头放到了特贝萝面前的碟子里并且也祝了他好胃口。她向她们道歉后自己离开了。另外一位漂亮的女服务员快速出现了,并且增加了一滴奶油色的薄荷酱汁到他们每人面前的碟子里然后也快速地消失了。

特贝萝和弗雷泽开始吃他们的饭了。被奶油色的薄荷酱汁涂抹之后烤乳头肉的味道好极了。弗雷泽从乳房上切下一大块并且蘸进她的烤猪酱汁里,然后一下子塞进嘴里,接着细细地咀嚼之后吞了下去。特贝萝则把乳

头成更小的片并且把每片在塞进嘴里之前都放进他的酱汁里。烤乳头肉可口的芳香一下子充满了他的口腔。他再一次拿起他的杯子,接着他抓住了深色头发女人的另外的乳头并且挤压了它以便从她的乳头有更多的奶喷出。弗雷泽也是感到一点口渴,她要求了一些金色的柠檬水。深色头发的女服务员等到特贝萝的牛奶充满杯子就弯下腰并且脱掉了她的短裤,露出一只光滑的没有任何毛发的白虎型阴户。她从靠近特贝萝和弗雷泽的一副架子上取了一个杯子,然后她分开腿并且笔直地把杯子放到了在她的阴户的正下方。从她肉唇中金色的淫水(原文为小便,译者觉得不好,改为淫水,呵呵)像一条溪流一样流进玻璃杯中。当她的玻璃正在充满金色的柠檬水时弗雷泽舔了舔她的嘴唇。当杯子充满以后,深色头发的女人把它递给了弗雷泽,她一下子很快地喝光了。弗雷泽,象许多女人们一样喜欢上了提神的淫水的味觉。深色头发的女人再次充满了弗雷泽的玻璃被。为了快一些她狂暴地揉搓她的阴唇使淫水不断的流出,直到充满整个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