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梅花三女侠之戏班捆绑表演
梅花三女侠之戏班捆绑表演
第一章捆绑表演1

从刘财主那里抢到近千两黄金、三万两银票和一大批珠宝玉器,清儿她们欣喜万分,只有傲雪因为一时失误险
被刘财主侮辱而有一丝不快。何蓉清儿两姐妹自然知道傲雪的心思,立即拉着傲雪去苏州买了好几件漂亮的真丝衫
裙,加上傲雪原本天性乐观,看在得到如此多财宝有所补偿的份上,很快就渐渐淡忘,又开心起来。

这一日清晨,傲雪在客栈后花园中练剑,清儿兴冲冲地跑过来,神秘兮兮地说道:「雪姐姐,我听说苏州城南
云台镇有戏班表演,听说是绍兴的赵家班,很有名气的,听说很好看的,反正我们现在苏州也没事,不如去看看,
怎么样?嗯,黄牛好好姐姐,去看看嘛!」

看到傲雪点头同意,清儿心中暗暗偷笑。原来清儿以前早就知道赵家班的戏目,原本是不打算去看的,只是听
说最近戏班新增了一个很刺激的节目:捆绑解绑表演,大受欢迎,这样的捆绑游戏正对清儿胃口了,岂有不把傲雪
骗过去的道理。

三女退了房,骑马朝云台镇奔去。

云台镇离苏州城不远,骑马不用一个时辰的时间。戏班表演的地方在镇中心的陈家大院内,门票竟然要一两银
子,即使如此贵的门票依然有不少人进去捧场,门外也围着不少看热闹的人群,甚至大院外的几棵大树也爬上去不
少人围观。

傲雪三女刚获得一大笔钱,自然无所谓,正准备买票进场时,却见看门的三条大汉还有围观的不少人都目瞪口
呆地盯着自己,不用说,又是被三女的美艳迷倒了! $$

三女中最瞩目的始终是美艳绝伦的傲雪,无可挑剔的容貌,清丽绝俗的气质,让人倾慕之余又令人有些自惭,
不可逼视,而她今天还特意穿了套新买的以真丝织成纯白色的素衣棠,领、胸、袖、脚等部位都恰到好处地配以梅
花彩绣。花形清丽,色泽悦目,虚实对比,层次分明。加上衣质柔软飘逸,轻盈软滑,穿在梅傲雪身上,真是有那
么动人就那么动人。

清儿则是穿着一套紫红色紧身武士劲装,把她美好的胴体线条显露无遗,充盈着活力和生气,令人感到这迷人
的肉体内流动的定是野性的血液,绝不会轻易向任何男人屈服。乌黑闪亮的秀发处更插着一朵红白相间的簪花,配
合着她的娇俏容颜冰肌玉骨,不但没有丝毫俗气,还出奇地显得冷艳秀气。野性与冷艳的完美结合,给林清儿带来
不少艳羡的目光。

……

而何蓉同样不得了,虽然美貌不如梅傲雪,青春活泼不如林清儿,但天生媚骨的她那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段,配
上一身耀眼夺目的大红色仕女装,举手投足间的媚态同样对男人具有极大的诱惑力,更令人倾倒的是她那对能勾魂
摄魄的翦水双瞳,其含情脉脉配合着嘴角略带羞涩的盈盈浅笑,那无比娇柔妩媚、令人鼻血狂喷的举止神情,确实
是没有多少男人能抵挡得住的。

由于这次是自由外出游玩,应何蓉的要求,三女先在陈家大院旁的云龙客栈住下,换好女装后再出去看戏的,
这次三女都不打算掩盖自己惊人的美貌,相反还似乎有点争妍斗艳的较劲感觉,自然引起不小的轰动。

对于众人的反应,何蓉是心中暗暗窃喜;林清儿则是无所谓,欣然以对;而傲雪始终对这种有些赤裸裸的目光
很反感,忍不住嘟起小嘴抱怨道:「我都跟你……们说了,不要这样招摇的,你们还偏要这样,早知道刚才在客栈
就不换装了。」

何蓉笑道:「还不是因为妹妹你的惊人美貌吗?姐姐都不知道多么羡慕呢,没关系,以后你就会慢慢习惯的,
你看清儿妹妹今天多么可爱呀!」

「依我看,蓉姐姐今天如此有女人味,才是真正引人注目呢!不过,雪姐姐你这身雪白衣裳真是应了你的名字,
傲雪欺霜,好美呀!嘻嘻,这套衣裳是我帮你挑选的,雪姐姐,你该怎么答谢我呀?」,清儿不失时机地打趣傲雪。

「幸好我带了丝巾,我可不喜欢被人这般盯着看。」傲雪取出一条白色丝巾蒙在脸上,隐约遮住那绝世惊人的
容貌,才肯继续前行。但由于傲雪原本就身材窈窕,即使遮住这般若隐若现的娇艳,同样具有另一番的迷人诱惑。

清儿也拿出一条粉红色丝巾蒙在脸上,只有何蓉面带媚笑,似有意无意间挺……

起高耸的胸部,不再理会众人的目光,轻轻将三两银子放在一位看门大汉的手中,领着傲雪清儿袅袅婷婷地走
进大院。大院内大约有一百多人,除了中央位置约五十多个座位坐满人外,其他人都只能站着围观看戏,场内众人
都只顾着看戏,没太留意三女,也暂时避免了引起震动。

此时,戏台上正演出经典戏目《凤求凰》,戏中扮演卓文君的女演员估计是戏班的当家花旦,相貌身材均极为
突出,虽还远及不上梅傲雪的美艳,但与何蓉林清儿相差无几,已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了。司马相如的扮演者应该也
是一位女孩子,两人在戏台上一唱一和,优美的声线曲调和精彩的舞台表演,不时引起一阵阵的掌声。

傲雪同样看得入迷,随着众人一起齐声喝彩。

《凤求凰》演完后,应众人喝彩要求,两位主要演员下台致谢,有几位很豪$$

爽的客人还特意打赏了「卓文君」,没想到其中有一位年纪大约二十四五岁少爷打扮的年轻人却突然把「卓文
君」抱进怀中,动手动脚,「卓文君」自然用力反抗,双方由此产生冲突,最后还是在班主的劝导下,暂时平息了
那位大少爷的火气,而「卓文君」险险脱离狼抓,羞愤无比哭泣着跑回后台。傲雪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嘴角露出一
丝冷笑,心中已暗暗记下这位大少爷的样貌,看来又有可能在云台镇做一票了。

不一会,戏班赵班主领着一位小女孩走回台上,微笑着对大家说道:「又到了大家期待的捆绑解绑表演时间了,
依然是我的小徒弟柔儿来为大家表演。还是老规矩:三根十米长的绳子,一柱香时间捆绑,一炷香时间解绑;10两
银子上台,每人最多三次上台机会,曾经赢得表演的客人不得再上场;客人可当众用各种方……式对柔儿进行捆绑,
但以不得伤害柔儿身体为前提;柔儿自行解绑过程完全只能靠她自己,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能在规定时间内自行
走出屏风则算获胜,否则算本戏班失败;若本戏班失败,不但原来的10两银子归还,本人再双倍倒赔20两银子;为
保留本戏班的一点吃饭本钱,柔儿自行解绑过程必须用屏风围住不得观看,客人可在旁监督是否有作弊行为;若客
人发现本戏班作弊并有足够的证据,则不管输赢如何,本戏班都按四倍本金赔偿。好了,昨天已经有两位客人赢了
柔儿,今天不知又有那位幸运儿能够获胜呢?好,现在就请有兴趣的客人上来试一试吧。」

赵班主话音刚落,立即有七八人站起来叫嚷着要上台尝试,互相争抢吵闹之间,赵班主一时也不知该怎样处理。

第二章捆绑表演2……

傲雪这才知道上了清儿的当,清儿应该是冲着这个捆绑表演来的!正准备找清儿算账,却发现清儿已经不知何
时不见了。

「这死丫头,一定又跑去干坏事了!大姐,我可管不了她了,清儿尽给我惹祸,还是你来管管吧。」傲雪忍不
住向身旁的何蓉诉苦。

何蓉笑道:「呵呵,既来之则安之,雪儿你也不要怪清儿,谁叫我们碰上了这么一个有这种特殊爱好的小丫头
呢,这段时间他一直无所作为,估计也把她闷坏了,呵呵,你说清儿会不会也心血来潮,也跑上去表演一番呢?你
别说,我只是听你们说过,但还没见过清儿缩骨功柔术方面的表现,也有那么一点期待呢。

台上这位柔儿小妹妹身材娇小纤弱,的确是练柔术的好苗子,不知真实本领如何呢?」

傲雪也留意到俏生生站在台上的柔儿,年纪大约十五六岁,容貌较普通,身……高大约1 米50左右,穿一套浅
绿色的紧身衣,身形娇小玲珑,胸部不是很突出,双腿修长纤细,的确像是练过杂耍柔术的身材。

此时,台下几人为能上台争吵不休,似有愈演愈烈之势,赵班主只好再次出面调停,说道:「各位不必争了,
这样吧,你们六位都有机会上台,我让我另外一位徒弟小玉同台表演吧,三次不就轮完了吗。但是首先声明,小玉
是新手,只有一赔一的赔率,而且她的出场费比起柔儿也高一倍,要20两银子,至于为什么要贵一些,等小玉出来
大家就明白了。小玉,快出来,到你上场了,快来跟大家打个招呼。」

后台走出一位少女,年纪大约十七八岁,身高1 米55左右,穿鹅黄色紧身衣,相貌虽不算很美,但容色清秀淡
雅,比起柔儿来说还是漂亮不少,肤色较白,身材体形也属于娇小玲珑型,但还是比柔儿丰满一些。整体素质而言,
小玉是比柔……儿高了不止一筹,难怪小玉出场费价格要高过柔儿一倍了。准备上台的六人基本上都是不用太考虑
银子多少的客,自然一齐叫嚷着想争夺小玉的捆绑权啦!而台下众人见到有漂亮新人出场加入捆绑表演,立即又有
不少人报名上台。

赵班主对小玉出场引起的小震动感到十分满意,看到又有不少人踊跃报名而心中暗喜。原来连续三天的真人捆
绑表演报名者极为踊跃,但至今尚未碰上捆绑高手,柔儿每次都是极为轻松过关,戏班和柔儿自己都因此赚了不少
钱,而昨天赢了柔儿的两位客人也是赵班主看到现场有冷场倾向而故意安排的。在如此轻松的赚钱效应下,原来只
做柔术杂技表演的小玉有些动心了,认为凭着自己擅长的柔术也应当有这样的解绑水平,于是小玉向赵班主申请参
加捆绑解绑表演。

赵班主对小玉的提议同样有点心动,毕竟小玉比柔儿漂亮很多,估计客人参……

与度会更高,表演价格自然水涨船高了,他唯一的担心就是小玉是否具备足够的解绑能力。在小玉的强烈要求
之下,赵班主安排人手对小玉进行了一天两夜的加急超强度捆绑解绑培训,使得小玉解绑水平大幅度提高,赵班主
这才同意让小玉出台表演。

赵班主微笑地望着小玉,在得到小玉充满信心的点头示意后,赵班主经过一番协调争论,最终决定通过抽签方
式确定参加捆绑表演的分配和优先顺序。

很快六人抽完签,赵班主根据抽签结果记录下六人的出场顺序,安排人手准备好绳索和计时用的熏香,并请大
家检查所有用于辅助表演的屏风、地毯、绳索等用具是否有作弊问题。柔儿与小玉也各自站在戏台一边的地毯上,
双手十指摊开,跳动着旋身几圈,以示身上并无任何作弊工具,随时可以开始表演。赵班主 $$见一切准备就绪,
大喝一声:「点香!敲锣!表演正式开始!」。

「咚」地一声锣响,捆绑解绑表演正式开始。

首先捆绑柔儿的是一位中年大胖子,他拿起柔儿脚下的一捆绳子,解开对折后就抓住柔儿双手背后相交反绑起
来,一根10米长的绳子从柔儿纤细的手腕处开始向上用力缠绕打死结,一圈圈地一直缠到手肘处再打个死结绑紧。
大胖子又拿起第二根绳子,一端同样是绑紧在柔儿的手腕处,然后另一端开始围绕着柔儿纤腰,又是一圈圈地将双
手一起紧紧缠绕捆绑起来,每绕一圈都打一次死结,十几圈缠绕下来再绑紧固定,第二根绳子用完。

大胖子最后拿起第三根绳子,搔搔头围着柔儿转了一圈,似乎一时不知如何捆绑,那有些滑稽的神态顿时引起
台下众人一片哄笑声。

「笑什么笑,俺也是第一次来,第一次绑人,不懂捆绑有什么好笑的?不过……

俺知道要想解绑,无论如何都要先把双手解开,双手自由了才能再解开其他的绑绳。不管了,第三根绳子我都
觉得是多余的,还是紧紧绑住双手吧。」,大胖子边说边动手,又将第三根绳子依照第二根的捆绑方法,紧紧缠绕
在柔儿双手与纤腰之间,最后还有些创造性地将打死结后的绳结跟余绳用尽全力塞进柔儿手肘与腰间绳索里面,表
面看上去似乎找不到绳结的样子。

「哈哈!大功告成!」,大胖子拍拍手,微笑着点点头,围着柔儿转了一圈,一幅似乎对自己的绑技很满意的
神态,再次引起众人哄笑。

此时的柔儿双手小臂紧贴后腰被一圈圈的绳索缠绕得严严实实,犹如穿上一件绳索编织的围腰一般,她稍微用
力挣扎了一下,眉头紧蹙,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柔儿有些痛苦的表情落在大胖子眼中,自然心中暗喜,立即走到赵班主身边黄牛好

叫道:「赵班主,我已经完工,可以让柔儿计时解绑了。」

赵班主点点头,旁边的其他工作人员立即推出一大幅折叠屏风将柔儿围在中间,屏风接口贴上封条,使得众人
无法看到柔儿的自行解绑过程。赵班主则将大胖子的计时香熄灭,再点着另一根计时熏香,预示着柔儿解绑表演计
时开始。

第三章捆绑表演3

柔儿这边的捆绑情况赵班主其实并不太关心,他真正关心的是戏台另一边同时进行的捆绑小玉表演,毕竟这是
小玉的第一次真实捆绑,实在不容有失。但是当赵班主看到捆绑小玉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蓝衣大汉时,他开始担
心了。

赵班主认得蓝衣大汉姓李,是第一天上过场捆绑柔儿的客人,也是第一天捆绑技术最好的表演者,今天李先生
再次登场,应该是有备而来,偏偏这次抽签又……

正好抽中新人小玉,赵班主知道在这么短的训练时间之内,小玉的解绑水平还远远比不上柔儿,如今又碰上了
李先生这样的高手,实在担心她能否顺利过关。

李先生首先将绳索折中打个结,绳头形成个绳圈,将绳圈搭在小玉后项,绳索两端分别在小玉双臂上缠绕七八
圈,一直缠到手腕处,接着将小玉双手小臂反扭上提,使双手呈现有些难度的「W 」形,再用绳索在手腕相交处绑
紧,余绳向上穿过脖项的绳圈用力下拉,将小玉双手上提得几乎碰到后项。

小玉立即发出痛苦的惨叫声,双腿一软,坐倒在地上,娇声道:「大哥,你想弄死小妹呀?这么狠心的?好痛
哟!呜呜,小妹也是第一次,怎受得了这般大力呀?不要呀,呜呜,轻点,轻点行吗?呜呜……」。

看到小玉背缚双手娇声哭泣的楚楚可怜模样,李先生也似乎有些心软,赶紧……

扶起小玉,连声道歉。小玉似乎惊吓过渡,双腿软绵绵的,好一会才慢吞吞地站直身子,继续进行捆绑表演。

李先生并不知道,其实刚才小玉是故意装痛的。从李先生捆绑手法的熟练程度,小玉已知道李先生即使不是捆
绑高手也至少练习过一些捆绑方法,而李先生这次使用的是中式五花大绑反提手捆绑手法,必然会有这一段反转手
臂上提的捆绑动作,只是因为手臂被反提得越高解绑就越困难,小玉可不希望自己第一场捆绑表演就搞砸掉,自然
借势喊痛耍赖拖时间了。

这次李先生学乖了,慢慢用力抬起小玉双臂,将穿过绳圈下拉的绳子小心收紧,直到小玉双手无法上提为止,
将绳索又在手腕处交叉十字方式绑紧,余绳向下分别缠绕住小玉左右小臂再向上缠绕上臂回到手腕处,如此重复数
圈再将左右臂互相拉近缠绕两圈,然后慢慢用力一点点收紧绳索,使得小玉双臂越来越往后$$

背心手腕处贴紧无法向外挪动半分,最后余绳回到手腕处固定绑紧。

此时小玉心情之复杂实在难以形容,她绝对想不到自己运气竟然这么差,第一次捆绑表演就碰上了一位精通捆
绑的高手,这第一根绳子就把自己双手捆绑得几乎无法动弹!小玉刚才已暗暗尝试了几次用力挣扎,虽有些松动,
但她实在没有多少把握在规定时间内解开如此紧密的捆绑。幸好小玉刚才故意拖延了一下时间,又在整个捆绑过程
中不时故意喊痛不太配合李先生的捆绑表演,使得李先生第一根绳子就用去了三分之二时间,熏香已燃烧到只剩下
三分之一了。小玉只能寄希望于这么短时间内李先生无法顺利完成第二根绳子的捆绑,给自己增加点解开束缚的机
会。

李先生也看到了熏香所剩不多,拿起第二根绳子,先在小玉手腕处打结,将绳子从左侧绕过小玉双峰上方从右
侧返回手腕处穿过一个绳结,又从右侧绕过小……玉胸前双峰下方从左侧返回到手腕处,如此重复四次,李先生再
慢慢用力一点点收紧绳索,使得小玉原本不算坚挺的双峰被上下各四道绳索逐渐挤压得坚挺起来,最后在手腕处打
死结绑紧。这一次,李先生的捆绑穿绳速度明显快了很多,而这上下共道绳索将小玉双手手臂更加牢固地贴紧身体,
更加难以动弹。

「咚」地一声锣响,提醒李先生表演时间即将结束。李先生知道已经无法再使用第三根绳索了,接着将绳子从
小玉左肩绕到胸前向下穿过双峰上方四道绳索并打结,又经乳沟向下在双峰下方四道绳索处收紧打结,再向上穿过
双峰上方的绳结从右肩返回到手腕处。李先生再次用力收紧绳索,这一下可能用力过猛,使得小玉原本被绳索挤压
得有些胀痛的双峰更加尖尖突起,异常强烈的酸麻感觉侵袭小玉全身神经,小玉顿时惊叫一声「不要!好痛!」,
呼吸变得更加急促,娇黄牛好颜上露出有些痛苦的神情,禁不住低声呻吟起来。

咚「地第二声锣响,表演时间结束!李先生也已将余绳打上死结并作了一些加固工作,顺利完成第二根绳子的
捆绑。虽然未能用到第三根绳子,但李先生相信自己经过这两天又拿自家丫环进行了几十次真实捆绑的艰苦训练后,
即使只有一根绳子小玉也无法在一炷香时间内解开捆绑,何况第二根绳子也基本完成,最后绑在小玉胸前呈」羊「
字型那点余绳绑不绑都已经无所谓,只是从正面看起来会让小玉胸部更加尖挺更加好看一些。

自开戏以来,戏台下众人第一次看到如此复杂细腻的捆绑方式,不禁鼓掌大声喝彩,特别是大家从未见过的极
为新颖的胸部捆绑方法,使得小玉双峰更加高耸坚挺,那紧缚中梨花带雨的模样比平时显得更加娇俏动人,给众人
带来极大的……

视觉震撼效果。

相反戏台上的赵班主和小玉则是心中叫苦连天,后悔得不得了!

赵班主走到小玉身边,轻轻扶住她那摇摇欲坠的娇躯,看到小玉略显苍白的脸色,饱含泪水的目光,赵班主已
经猜到大事不妙了,但是后悔已经来不及,赵班主只好硬着头皮鼓励小玉几句,让她继续后续的解绑表演。

此时小玉的希望已经完全破灭,她知道自己这一次输定了。原本第一根绳索小玉已经觉得绑得太紧,再加上第
二根绳索不仅牢牢束缚着双手,还紧紧挤压着自己敏感的双峰,每一次用力挣扎都会引起胸前敏感部位一阵阵酸麻
的异样感觉,使得全身更加软弱无力,这样的紧缚捆绑方式,小玉完全无法想象自己如何才能挣脱?如何才能自行
解开捆绑?

望着逐渐围住自己的片片屏风,小玉再也坚持不住,双腿一软,慢慢躺倒在……地上,低声哭泣起来。

柔儿与小玉的捆绑表演已经结束,她们能否顺利解开各自的束缚呢?结果,只能等一炷香燃尽才能见分晓了。

众人都很好奇得想知道结果,特别是小玉的结果,他们非常想知道,在如此复杂紧密的捆绑之下,第一次出场
的小玉能否创造奇迹,自行解困走出屏风。戏台边上有专门一帮人开出了柔儿和小玉的赌博盘口,不少无聊的客人
为了打发等待时间,纷纷加入下注行列,结果赌小玉输的人占了绝大部分,赔率低至30赔1 !

而赌小玉胜出的赔率更是高达惊人的1 赔100 !

第四章清儿的怪论

不知何时跑掉的清儿,突然又钻回到傲雪身边,拉着傲雪跟何蓉走到偏僻处,正准备说话,一看到傲雪严肃认
真的神情,清儿马上猜到原因,抱着傲雪的手臂黄牛好

摇来晃去撒娇道:「雪姐姐,您别生气,我知道我不应该骗你,但是……,但是我,我如果跟你明说,我知道
你是一定不会来看戏的,只好出此下策了。好了,别生气了,再生气就不漂亮了,就配不上江南第一美女的称号了!」

「贫嘴,谁是江南第一美女了?就你会胡扯,江南第一美女?呵,呵呵!」

傲雪听到清儿给自己江南第一美女的称号,虽然口上不服气反驳几句,内心中还是暗暗欣喜,她原本就是个藏
不住心思的女孩,自然也忍不住娇笑几声,对清儿那一点点不满,也随着笑声烟消云散。

「清儿,你对捆绑比较在行,你来说说看,台上的柔儿和小玉能否解开束缚呢?」看到如此精彩的捆绑表演,
何蓉对捆绑也开始有了一点兴趣,借机向清儿请教起来。

「嘻嘻,我是一眼就知道结果的,两位美丽的小姐,这个问题不如让我来考……

考你们,猜猜柔儿和小玉能否过关?另外再增加一个问题,如果你们被绑成这样,你们又能不能顺利过关呢?」
清儿反将何蓉傲雪一军。

「你呀你,你怎么老是拿我们来穷开心呢?真是的!我拒绝回答这样无聊的问题!」傲雪首先反击清儿。

何蓉笑了笑,先做回答:「依我看,柔儿应该没问题,那个大胖子根本不会捆绑,她这样的捆绑方式连我都有
把握解开,更何况柔儿呢?至于小玉,我看就麻烦大些,那蓝衣大汉绑得太紧密了,我估计小玉是没希望过关的,
我也一样过不了关。清儿,嘻嘻,说不定连你也过不了蓝衣大汉这一关呢。」

听到何蓉如此小看自己的解绑能力,清儿立即气呼呼地回应道:「我说大姐,你也太小看我了吧,他那三脚猫
功夫怎么可能绑得住我?哼!气死我了!不行,一定要找机会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真正本领才行!」 $$

「大姐说得没错,柔儿肯定能获胜,蓝衣大汉的捆绑水平的确不错,大概达到我三成的功夫吧,小玉应该是无
法自行解绑的了,除非她会使用一些特殊工具切断绑绳,但这种作弊方式一旦被发现,戏班可是要四倍赔偿的,不
到万不得已我估计赵班主不会特意犯规。不是我说大话,蓉姐姐如果你学会了我教你的解绑方法,再经过一段时间
的练习,应该也可以解开蓝衣大汉这样的捆绑方法。」清儿信誓旦旦地游说何蓉,想在三姐妹中找到同好联盟。

「真的吗?我也可以自行解开这样紧密的捆绑?哇,实在太厉害了!」,何蓉一幅不敢相信的神情。

「只要你愿意学,绝对没问题!」,清儿向何蓉做了保证,又转头再次做傲雪的思想工作:「对了,雪姐姐,
我觉得你对捆绑有很大偏见,每次一谈到这个话题你就拒绝交谈,我认为你这样做是不对的。须知道天外有天,人
外有人,虽……说你的武功很好,能绷断一般的绑绳,但这个世间上很多事情不是靠武功好就能解决的,你总有意
外失手被擒无法自行脱困的可能。就拿你上次在云福客栈被下蒙汗药那件事,你空有一身武功又能怎样呢?还不是
被人捆绑起来险被恶人污辱?

还有最近这次,你在刘庄误中机关跌落陷阱,被绳索捆绑加上铁镣锁身,你不是又没辙了吗?这两次意外,如
果不是我和大姐及时救你……」。

傲雪打断清儿的话反辩道:「你还好意思说,在云福客栈时,大家都以为我是一位男剑客,根本没人看出我的
女儿家身份,若不是被你揭穿,他们又怎么会对我下蒙汗药呢?又怎么会……,反正就没什么事。至于刘庄中机关,
我,我只是一时大意,不对,哎,这些事,反正……,都怪你!怪你!」每次想到叶家和刘庄险被侮辱的事情,傲
雪就不由得红潮满面,羞愧难言。

……

清儿笑道:「雪姐姐,我并不是取笑你,我可是很认真地跟您讲道理呀。你想想,如果你学会了解绑技能,不
需要很好的武功就能自行解困,这两次意外都有可能解决,甚至能利用敌人不知道你已脱困,出其不意,反败为胜。
你说,了解捆绑掌握解绑方法,有什么不好呢?为什么要对捆绑解绑如此反感忌讳呢?」

何蓉也帮清儿说话:「二妹,我觉得三妹说的话有点道理,如今我们已变成了打家劫舍劫富济贫的侠盗,更应
该注重自身的安全,多掌握一项捆绑和解绑技能防身,没有什么坏处呀?特别是我们女儿家,如果不精通解绑技能,
万一哪次失手被擒,就有可能被玷污清白,遗恨终身的。嗯,我倒是越来越觉得应该学习捆绑和解绑方法了。」

清儿见傲雪低头不语似乎有戏,趁热打铁击继续补充道:「其实学会捆绑和……

解绑,除了尽量避免我们女儿家被玷污清白之外,还有很多好处的。打个比方,辛辛苦苦抓到敌人,如果不会
捆绑,被敌人逃脱,岂不白费功夫?伙伴被敌人抓走,我们去救人时如果不能快速地解开捆绑,耽搁时间岂不坏事?
学会了解绑,还可以作为诱饵故意被擒,进入敌方内部再里应外合,痛击敌人,何等惬意!还有,对了,像现在这
样上台表演,不也能赚不少钱吗?嘻嘻!哎,反正好处多多,一时也说不完。」

傲雪开始有些动摇了,她也明白清儿跟何蓉说的话有道理,的确,多学一项防身的捆绑解绑技能,有什么不好
呢?学会了解绑本领,之前发生的被叶大少爷羞辱事件和刘庄被绑事件不就有机会避免了吗?

清儿知道傲雪个性很强,一时难以转变观念,转移话题道:「雪姐姐,我去打听了一下,刚才欺负戏班花旦梦
云的那个臭男人姓彭,是苏州知府三姨太的弟……弟,也算是苏州一霸,这次既然撞上了,二姐有没有意思给他个
教训?」

惩治坏人的事情傲雪马上来兴趣了:「怎么个教训法?我正有此意呢,快说来听听。」

「嘻嘻,说出来姐姐们莫怪,可能需要两位姐姐做出一点小小牺牲,只需……,这般……,这般……,」清儿
在何蓉傲雪耳边轻声说出她的计划。

第五章惩罚恶少1

彭海涛很不爽!刚才好不容易把戏班当家花旦梦云小姐抱在怀中,还没能过过手瘾就被众人放跑掉了。现在彭
海涛做庄开赌盘,将赌小玉获胜的赔率提升到1 赔 100如此高的赔率,竟然没有一个人来买,而赌小玉输的赔率降
到30赔1 ,居然有20多人600 多两银子下注。特别是站在台上监督的李先生就让仆人下了 300两银子赌小玉输,以
示他那对自己捆绑技术强大无比的信心,由此引来不少跟风……盘,使得赌小玉输的注金达到600 多两银子。彭海
涛自己也很清楚,小玉是输定的了,虽说只需赔20多两银子,金额不算太大,但已经令到彭大少爷非常之不爽。

「奴家想下注,……」

「不下了,过时间了,不再接受下注了!」,彭海涛看都不看也没听清楚就一口拒绝了来人的下注要求,突然
迟疑了一下,好像是个女人的声音吧?

「真的不可以再下注吗?彭公子。」,一个有些娇媚的女声传进彭海涛耳中。

彭海涛抬起头一看,顿觉眼前一亮,精神为之一振,惊叫起来:「哇!哇!大美女来啦!」

只见一位身穿大红色低胸仕女艳装的美女巧笑盈盈地站在彭海涛面前,她那似乎能勾魂摄魄的翦水双瞳,那含
情脉脉略带羞涩的盈盈浅笑,那娇艳红润性感无比的樱桃小嘴,那白绸带束腰显得玲珑有致的迷人身段,更令人鼻
血狂喷的是 $$那露出大片雪白肌肤的香肩和隐约看到些许乳沟的雪白诱人胸部,这一切,无不给彭海涛带来极
大的诱惑刺激,这一刻,彭海涛觉得爽呆了。

彭海涛的惊声怪叫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众人同样感觉眼前一亮,美女那一身低胸艳红仕女装实在太过耀
眼夺目,也太过性感诱惑了!更要命的是这个性感美女还非常大方地挺起高耸的胸脯、婀娜多姿地缓缓转身环顾四
周,热情地招手连声称呼「您好!」,那雪白诱人的丰满胸部,那举手投足间的妩媚神态,还有那娇羞无比的笑颜,
脉脉含情的眼神,使得场内每个人都觉得美女是在跟自己打招呼,在向自己表示某种特别的意思。

这一刻,红衣美女变成了场上所有男人心中的性感女神。台下众人似乎不由自主地围了过去,就连台上的李先
生和大胖子也站在戏台边上眺目观望。也就在黄牛好这一刻,谁也没有留意到后台奔出一道娇小的紫红色身影闪电
般飞进了围着小玉的屏风。

红衣美女笑道:「彭公子,还有点时间,奴家想下注赚点小钱,不知可不可以?」

「可以可以!请问小姐如何称呼?」,彭海涛边说话一边双眼死死盯着美女那白得耀眼的高耸胸部。

「奴家叫蓉儿,今天也是第一次来云台看戏,带的钱不多,不知道该买哪一注,你跟奴家解释一下,好吗?」
蓉儿笑着问道。

彭海涛简单解释了一下赌盘的规矩和盘口赔率,当听到赌小玉赢的赔率为1 赔100 时,蓉儿惊叫道:「哇,1
赔100 ,就买1 赔100 !一两银子就能赚到一百两,十两就能赚一千两,一百两不就赚一万两银子啦?哇!发财了!
发大财了!

奴家就下注一千两银子,买1 赔100 !」

哇!!!顿时全场惊倒!哗声一片!

……

屏风内的小玉低声道:「快,姐姐您赶快离开吧。关键绳结都已松动,剩下的绑绳我自己可以挣开了。相信我!
我一定能解开的。」。紫衣少女也知道蓉儿的大笔下注很容易引起其他人的怀疑,一旦被盯紧就出不去了。少女身
影一闪,已跳出屏风外,回头看到赵班主正特意挡住李先生的视线,立即快速跑回后台。

一千两银子,1 赔100 ,那可是十万两银子呀!众人议论纷纷,都很好奇这红衣美女蓉儿不知是何来头,各种
稀奇古怪的想法蜂拥而出。

客人甲:「疯子!女疯子!!美女疯子!!!」

客人乙:「大美女疯子!迷人的大美女疯子!!」

客人丙:「很有钱的美女疯子!性感迷人的有钱美女疯子!!」

************

客人XX:「身材火爆、性感迷人、有波无脑的超级白痴大美女疯子!!」……

************

客人XX:「如此风骚,如此性感,如此疯狂,一定是开青楼的美女鸨母!!」

************

李先生:「十万两银子?小玉这里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不由得回头望了屏风几眼,似乎一切正常,「这美
娘子的身材最适合捆绑了,输死她,我再买了回去绑XXX !……」

彭海涛:「操你这骚婊子的大大奶!空有外表,输死你!再把你抓回家XXX !

……」

赵班主:「姑奶奶,你想帮我也不要这样害我呀?一千两下注,彭少爷就要赔十万两,他如果输了这么多银子,
还不拿我戏班出气?完了!……」

……

蓉儿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一句话引起多大的轰动,接着道:「噢,不行,奴……家没有1000两那么多银子,只
有100 两,这么一点点钱,万一输掉了,奴家不就破产了?不能这样全部下注,还是暂时先下一点点吧,决定了,
就下50两银子买1 赔100 那注!」

听到最后一句话,众人又笑倒了一半,另一半一个劲地摇头叹息。

「不行,再加30两,共下注80两!」,蓉儿这追加的第二句话,将还站着的另一半人也全部击倒了!

(客人XX:「幸好她不是我老婆,否则我非跳楼不可!唉!性感女神不顶饭吃。……」)

彭海涛同样被蓉儿接连不断的「豪言壮语」吓倒在地,稍微定下神从地上爬起来,看到蓉儿真的拿出80两银子
摆在赌台上,虽然还是媚笑迷人,但似乎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彭海涛哭笑不得,只好摇着头让仆人写单收了80两银
子。

蓉儿咯咯笑道:「彭公子,您还真是厉害,我开始还以为你不敢接这么大笔……

的赌注呢,万一奴家侥幸赢了,1 赔100 ,那可是八千两银子呀!不是奴家不相信您,只是您能不能,先让我
看看你的银票够不够数,对了,陈员外,麻烦您来做个公证吧,把彭公子的银票先放您这里吧,嗯,求求您了。」

蓉儿又使出美女撒娇手段,跑到陈员外身边,抱着他的手臂摇来晃去,偶尔来一下亲密山峰碰撞,再加上近距
离看到胸前的一片雪白波涛胸涌,只把陈员外迷得找不到北,稀里糊涂地就答应了做公证。

「我手头暂时只有五千两银票,剩下的三千两如果蓉儿小姐赢了,我自然会派人回家去取钱,我可以同意把钱
暂时先放在陈员外这里,但我也有个附加条件,不管我们双方最终结果谁输谁赢,今晚晚餐我都会邀请蓉儿小姐到
聚海楼小酌一顿,不知蓉儿小姐是否肯赏脸?」,彭海涛心中暗暗打起蓉儿的主意,他相信凭黄牛好着自己的「手
段」,一定能把这绝美尤物弄上床的。

蓉儿眼中似乎忽然闪过一丝不快,然后立即娇笑道:「彭公子既然如此看得起蓉儿,奴家也就恭敬不如从命,
陪陪公子吃一顿饭吧。」

蓉儿接着面对戏台,再次冒出惊人之语:「赵班主,我相信你!你既然敢让新人上台表演,我就相信你一定能
赢!我现在就以下注80两的实际行动支持你!

小玉,你一定要争气,帮姐姐赚钱呀,这是姐姐差不多全部的身家了,赚了钱姐姐不会亏待你的!」

众人哈哈大笑,事实上绝大部分人都不相信小玉能胜出,都在等着看这蓉儿的笑话呢。只有个别两三个人想赌
赌运气,要小量下注,却被彭海涛以已封盘为由拒绝了。

第六章惩罚恶少2

「咚」地一声锣响,赵班主大声叫道:「柔儿,时间快到了,赶快出来吧。」,……

话音刚落,柔儿就推开屏风微笑着走了出来,台下立即响起一片掌声,柔儿今天第一场捆绑解绑表演顺利完成。

「果然厉害!下次再领教了!」大胖子围着屏风转了一圈,无可奈何地摇着头,慢慢走下台去。

下注赌柔儿这场表演的人不多,盘算下来,彭海涛小赚了几两银子。

过了一会,又是「咚」地一声锣响,赵班主大声叫道:「小玉,时间快到了,赶快出来吧。」,所有人的目光
即时都盯着台上的屏风,又过了一会,小玉还是没有走出来。

蓉儿有些急了,狠狠地盯了戏台边不远处的紫衣少女一眼,拖着长裙跑到戏台前,叫道:「小玉,小玉,你不
要吓唬姐姐了,快快出来呀!你,你再不出来,姐姐就惨了!呜呜,我那100 两银子,是,是,是借人家的呀!你
不能这样害我呀!呜呜……,惨了!惨了!」

$$

看到红衣美女蓉儿在台下痛哭哀求,大部分人却是哈哈大笑!原来这美女不是真有钱,很可能是充大头借高利
贷来赌博的!蓉儿身份的转变,使得不少人望着蓉儿的眼光开始变得赤裸裸色迷迷的。

蓉儿还在台下哭求着:「小玉,快出来吧,呜呜,姐姐求求你了,小玉,快出来吧!呜呜,你再不出来,姐姐
就要,就要去跳河!让你内疚一辈子!呜呜……」

此时台上屏风突然一阵晃动,顿时引起众人哗声一片!难道小玉挣开绑绳,要走出来了?

这,这怎么可能?彭海涛惊吓得险些再次摔倒在地!这些戏班的臭婊子,难道个个都是怎么也绑不死的?她婊
子养的,千万不要出来,你敢出来老子奸了你!

哇!妈的,八千两银子呀!

李先生则是焦急地围着屏风团团转,不停地唠叨着「不要出来!不要出来!」,……眼光不时扫向戏台边上越
来越短的熏香,如果可以的话,他一定会跑过去猛吹几口,让熏香烧得更快些。

同样非常紧张的还有破涕为笑的蓉儿,和躲在戏台边不远处的紫衣少女跟一位蒙面白衣少女!蓉儿更是兴奋地
在台下大叫「出来,出来,快出来!」,引得不少看热闹没下注的观众也瞎起哄,齐声跟着喊「出来!快出来!」,
场面喧闹无比。

赵班主看到熏香接近烧完,开始倒数:「十、九、八、七、六、五、四、三,」,当数到「三」时,屏风「轰」
地一下被推倒了,只见小玉用力将身上的绑绳甩掉,冲了出来,兴奋无比的张开双臂摇摆欢呼「我成功了!我成功
了!」

熏香熄灭,时间到,「咚」地一声锣响,表演结束,小玉在最后关键时刻,终于解绑成功了!

如此戏剧化的一幕,再次让众人激动不已,欢声连天,没有下注赌小玉输的……

人都一起鼓掌,为小玉绝处逢生的精彩表演而欢呼。

至于参赌下注的人,则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了。李先生哭丧着脸蹲在地上,呆望着面前满地的绑绳并不时检查一
下,似乎想找出小玉解开绑绳的秘密;彭海涛最绝,不再是简单地摔倒在地,而是直接气晕过去了!

而这一出极为成功的惩罚恶少表演的导演者紫衣少女清儿此时正抱着蒙面白衣少女傲雪咯咯直笑,开心得不得
了!

原来在清儿的计划中,她是需要在场内制造两次轰动吸引众人的目光,这两次机会就要靠何蓉跟傲雪两位美女
牺牲小小色相,先后出场并下注10两和1000两银子赌小玉赢来完成,而她则借机进入屏风帮助小玉解开捆绑,再借
第二次轰动机会离开屏风的。

没想到傲雪极为羞涩,不太愿意也不懂得如何牺牲色相诱惑那些男人。清儿……看到时间已经很紧迫,再不动
手就来不及了,只好在何蓉耳边嘀咕几句,就跑到后台去了。

何蓉吞下一片可以暂时改变说话声音的药丸,将衣裳领口向上提并分开两边,特意露出胸口一大片雪白的肌肤
和一点乳沟,隐约间还能看到一点何蓉傲人的双峰,又将双肩衣裳外拨露出大部分雪白肩膀,只看得傲雪目瞪口呆
满脸通红,低声道:「姐姐,你这样不是,不是太暴露了吗?」

何蓉笑道:「这就是姐姐要做的第一次轰动效果,我尽量争取创造两次机会,如果我办不到,希望妹妹能顾全
大局,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制造机会让清儿离开屏风,凭着妹妹的绝色容颜,我相信一定会成功的,否则我们
就前功尽弃了!」

说完,何蓉不再管傲雪心里怎么想,昂头挺胸走向赌台。

傲雪看到何蓉做出如此巨大的牺牲,心中不由得有一些惭愧和感动,两位姐……

妹都能做到的事情,为什么自己就如此自私,不肯牺牲一点自我呢?傲雪终于打定心思,按照清儿的原计划表
演下去。

没想到何蓉演技如此出众,不需要傲雪出场就已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自己身上,并临时改变下注计划,
顺利制造了两次惊人的骚乱局面,给清儿进出围着小玉的屏风创造极大便利。

清儿事先绝对想不到的意外出现了。当清儿进入屏风后,诧异地发现小玉被捆绑得奄奄一息,软绵绵地躺倒在
地上,完全没有过一丝挣扎的迹象!这,这那是在表演呀?时间所剩无几,这可怎么办好呀?无奈之下,清儿只好
硬着头皮一边快速帮小玉松绑同时低声跟小玉解释,鼓励她振作起来努力渡过难关。

小玉身上虽然只有两根绳索但李先生当时绑得非常用力非常紧密,清儿知道将绳索按顺序解开已不够时间,只
好按照自己的专业眼光尽量放松所有的关键绳……

结,并教导小玉挣脱绑绳的技巧,又帮助小玉挣松了捆绑胸部的第二条绑绳,只剩下五花大绑捆绑双臂和手腕
的第一条绳索了,但这条绳索却也是本次捆绑中最难解绑的。此时何蓉已喊出惊人的1000两下注赌金,清儿没时间
了,她也清楚小玉要解开剩下的绑绳还有很大困难,但她已经不得不离开,只好寄希望于小玉有足够的柔术功底、
足够的毅力和耐心,来继续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

清儿离开后,小玉才发现剩下的绳索虽有所松动,但对她而言,似乎捆绑得依然很紧,她相信自己一定能挣脱,
只是不知道是否能赶在熏香燃尽前挣脱,为了不辜负清儿等人的期望,她几乎用尽了所有的解绑技巧和力量来挣扎。
当听到锣声响时,小玉的双臂虽能挪动但双手依然还未能挣脱束缚,小玉是又气又急,拼命用力挣扎,不惜将双手
弄得伤痕累累。而当听到何蓉的哭诉时,小玉激奋难$$

平有如神助般接连挣脱了几道难关,胜利在望,但是小玉也很清楚,她现在完全是在跟时间赛跑,随时可能功
亏一篑。总算老天爷开眼,在赵班主开始倒数时,小玉终于挣脱双手,立即拼命扯下挂满身上的绑绳,推倒屏风冲
了出去,在熏香燃尽前一瞬间勇敢地站在了众人面前!

小玉的捆绑解绑表演空前轰动,使得她的名气一下子远超柔儿,也使得原本想捆绑小玉的其他客人相继打退堂
鼓全部退款下台。大家在欣赏过李先生精彩的捆绑技术之后,自问都无法达到李先生的水平,而小玉连如此紧密复
杂的捆绑都能解开,出台表演费又比柔儿贵,众人都不愿再上台献丑,一时之间无人再敢上台与小玉表演了。

这样一来,倒帮了赵班主个大忙,他刚才还在担心小玉如何过第二关呢,总不可能再来第二次作弊吧,赶紧先
让小玉下台休息,而柔儿的捆绑表演则继续下……去。

对于清儿计划的成功,何蓉同样极为开心,但此时何蓉还不方便跟清儿傲雪会面,她还要继续扮演蓉儿的角色,
直至拿到彭海涛的八千两银子为止。

第七章捆绑游戏升级

在戏台较偏僻的角落里,傲雪轻轻抚摸着清儿柔顺的秀发,笑道:「清儿,你真厉害,居然想到这么损的计策
来惩罚这个彭大恶少,不过,我担心他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可能会对大姐不利,我们还是要防着点。」

清儿笑道:「大姐赢了这八千两银子,的确要提防被宵小反打劫了去,不过,大姐已是老江湖了,应该比我们
更清楚。反正现在大姐在明,我们在暗,就替大姐站站岗吧。捆绑游戏又开始了,我们还是去看好戏吧。」

「还看呀?不就是这么绑来绑去的,还有什么好看的?」傲雪有些不愿意看……

了。

「雪姐姐,刚才我们不是讨论过学习捆绑解绑的好处吗?你想要学习捆绑,就先从观察别人怎么捆绑开始,然
后再找真人进行实际捆绑练习。唉,为了让你尽快上手,妹妹我只有牺牲自己,今晚做你的陪练,让你捆绑个够,
如何?」清儿为了尽快让傲雪接受捆绑兴趣,以自己为诱饵狠下血本了。

傲雪苦笑地摇着头,被清儿拉着走向戏台。

柔儿的解绑技能真是没话说,又连续表演了三场,都是比较轻松地过关,当然上台客人捆绑水平都不是很高也
是主要原因,但这样一来,一时之间就再也没有人愿意上台输钱了。而这三场捆绑表演,清儿都非常耐心地跟傲雪
详细讲解,认真分析捆绑技巧,使得傲雪捆绑理论水平得到大大提高。

「赵班主,不知道奴家可不可以上台玩玩呢?」,何蓉的问话引起小小震动。

……

新奇事!女人也要上台去玩捆绑女人的游戏?这就有些看头了。清儿跟傲雪相视一笑,一切仅在不言中。好戏
就要登场了!

何蓉接着道:「不过,奴家想请小玉妹妹出台表演,另外奴家是第一次玩这种真人捆绑,什么都不懂,捆绑的
时间一定很长,能否请赵班主通融一下,规则变一变,捆绑解绑时间都延长至两注香,五根绳索,相应地,奴家愿
意付出更多的出场费50两银子,不知赵班主意下如何?」

何蓉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才提出上台请求的,而是在悄悄地实施一个新的赚钱计划。通过陈员外做公证协调,
何蓉刚才已拿到了彭海涛的五千五百两银票和一张三千五百两银子的欠条,彭海涛还答应了马上派人会苏州取钱今
晚晚餐时再用银票向何蓉换回欠条。但何蓉才不会相信彭海涛的话,她借着感谢陈员外帮忙……赢钱的名义陪在陈
员外身边,没多久就哄得陈员外拿出三千两银票换掉了彭海涛那张三千五百两银子的欠条。拿到这笔巨款后,何蓉
开始筹划下一个计划,继续扮演着一个大赌徒的角色。

彭海涛输光钱后,现在赌台坐庄的是云台镇三大富豪之一的何员外,而何蓉现在可是赌台上出手最豪绰的人,
每次下注都不少于一千两银子,之前三场柔儿的表演,何蓉场场都买柔儿赢,即使赔率低至二十赔一,依然下重注,
连赢三场共300 两银子。此外,何蓉还装作捆绑新手,不停地向陈员外请教戏台上有关捆绑游戏的一些问题,陈员
外对于捆绑解绑技巧也有一定研究,说起来头头是道。

何蓉听着听着,又想起清儿的捆绑解绑防身理论,禁不住也有些手痒了,想试一试捆绑真人的感觉,并借机开
始实施新计划,而实施新计划的关键就是要赵班主$$

答应何蓉提出的捆绑游戏新规则。

何蓉知道赵班主很为难,因为戏班捆绑表演成功的秘诀关键就在于捆绑时间!

绳索足够的情况下,捆绑时间越长,解绑的难度越大,甚至有可能完全无法自行解绑!而柔儿之前比较轻松过
关除自身实力外同样有捆绑时间较短的原因。

「赵班主,反正现在已经没人敢上台了,您如果不改变一下游戏规则,大家都不上台表演,您又靠什么赚钱呀,
大家说对不对呀?」,何蓉发起群众攻势,众人齐声笑喊道「对极了!」「再不改规则,大家都不玩了!」,何蓉
接着道:「赵班主,请您放心,小玉可是奴家的小财神哟,疼她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害她呢。奴家只是一个弱质
女流,完全不懂捆绑的,就三场表演,不管输赢,每场50两银子。赵班主,奴家真的只是因为觉得跟小玉有缘,通
过捆绑游戏亲近亲近……

罢了。」何蓉继续说服赵班主。

赵班主带着柔儿走回后台与小玉一起商量了一会,临时同意了何蓉的请求,同时将柔儿的出场费也提高到20两,
赔付率降到一赔一,但是只限于今天这最后三场,明天的捆绑表演新规则另行公布。

一切准备就绪,美女捆绑美女的表演开始了。

「姐姐,你刚才不是赢了一大笔钱吗?你明知道妹妹我的解绑水平不好,怎么还上来找妹妹的麻烦呢?如果不
是因为你刚才的帮忙,我们班主是不会答应你这样过分的要求的!」,小玉在何蓉开始捆绑时,忍不住悄声将自己
的疑惑说了出来。

何蓉在小玉耳边轻声道:「妹妹放心,姐姐是不会害你的,姐姐现在有个绝妙的惩治坏人计划,需要你配合,
但你不得跟任何人说,连赵班主也不行,否则会连累你们整个戏班的。现在你就尽量开心些配合我表演就好了,该
怎么做,我……会提前跟你说的。」,小玉微微点头,很配合地安然受绑。

何蓉首先将绳索对折变成五米绳,绳头打个结形成小绳圈搭在小玉后项,绳索分开两端绕到前胸交叉穿过乳沟
从双峰下方从两肋穿出,再分别缠绕上臂三圈小臂四圈回到手腕相交处打十字结绑紧,接着将绳索缠绕小玉纤腰三
四圈后绑在手腕处,将手腕牢牢固定在要见无法动弹,第一根绳索用完。这就是何蓉以前唯一了解过的传统中式五
花大绑捆绑方法。

第二根绳子何蓉还是对折绑在小玉手腕处,向上在左肘关节上方绑两圈拉向右肘关节上方绕两圈再回到左肘绕
两圈拉向右肘后,慢慢收紧绳子,使得小玉双肘越来越近直至无法再靠近,才在右肘关节位置绑定。接着绳子上行
穿过后项的绳圈下行到左肘绕两圈拉向右肘绕两圈绑定,再向下回到手腕处绑紧,还有余绳……又缠绕在小玉手腕
与腰间三四圈后牢牢固定。

何蓉并不是一个捆绑高手,除了开始的五花大绑知道一些外,大部分的捆绑方法都是一边研究一边摸索,并在
台下陈员外和一些凑热闹的客人的建议指导下完成的,就连彭海涛也一时忘记了输钱的仇恨,大声喊出了「把小玉
的双腿并拢缠绕捆绑得严严实实,再来个驷马倒攒蹄!」的绝佳建议。这样一来,头两根绳子的捆绑表演就花去了
一大半的时间,估计以何蓉的水平是无法用完五根绳索的了。

小玉也非常配合何蓉的捆绑,还跟何蓉姐妹相称有说有笑,何蓉让她怎样做她就怎样做,好像完全不把捆绑在
身上的绳索当回事。但这样紧密缠绕七八圈的束腰捆绑手法,将小玉原本纤细的腰身收束得更加细小,似乎随时会
被绳索拉断一般,也使得小玉呼吸变得更加急促困难,不时紧皱蛾眉,娇躯似软弱无力般有黄牛好

些摇摆不定,给人隐约有种被绑得很难受很痛苦但强带欢笑的感觉。

何蓉扶着小玉被紧缚的娇躯让她慢慢俯卧在地毯上,拿起第三根绳子,从小玉并拢的双脚脚踝开始捆绑几圈,
再穿过双腿之间回绕两圈用力收紧脚踝间的绑绳打死结固定,跟着绳子向上分别在小玉小腿、膝盖上下、大腿四个
部位以跟脚踝同样的方式缠绕并穿过腿间收束绑绳并打结,再向上引绳穿过小玉后腰手腕处绳结固定,以避免捆绑
双腿的绑绳松动。最后何蓉把余绳从手腕处穿过小玉脚踝间绑绳往回拉,完全无视小玉忍不住大叫「不要!不要这
样!姐姐,求求你!不要捆驷马!」的哭叫声,将小玉双腿尽量往头部方向弯曲上抬,身体被迫后弯成弓形,再将
绑绳固定在手腕处。这正是彭海涛建议并在台下现场指导实际操作的「驷马倒攒蹄」捆绑方法。……

何蓉抬头看到第二根熏香所剩无几,已不够时间使用第四根绳子,不管小玉的牢骚,只是抓紧时间用力将部分
关键绳结收紧,再收紧余绳将小玉的身体后弯地更厉害些,将手腕捆绑得更牢固些。

「咚」地第二声锣响,捆绑时间结束。【完】